学术研究

学者观点

李北达《我眼中的戳脚翻子名师洪志田》载《武魂》2017年第一期

发布日期:2017-12-12  

  提起洪志田可能大家不是太熟悉他,可提起北京小洪,那可是当年北京城叱咤风云的人物。

  初识洪老师的时候,是在九十年代,那时的洪老师不到五十岁,身体不胖但肚子微微隆起。那时洪老师练起拳来虎虎生风,那独特的身韵和力道非常不好模仿,我爱人曾开玩笑地说:你想练的像你师父,你得长着像你师父那样的肚子和细腿。

  细腿!确实,洪老师和别人不一样,不一样的不是他的身材不一样,而是功夫!人上了年纪都会发福,为什么洪老师肚子微微隆起而腿还很细呢?在一句玩笑中却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追求功夫的完美以身作则

  现在在公园或学校教中国传统武术的大致分两派,一派是卖大力丸的说拳的,用嘴打人的;一派是卖苦力的练拳的,用腿脚打人的。洪老师是属于第二者,是用汗水换取功夫的人。每天洪老师都要坚持练功,这已经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所以功夫不负有心人,洪老师的功夫在同仁中是有口皆碑的——好得很!

  功夫好得很,可不是用嘴吹出来的,那是靠着日积月累,长期不懈的努力练出来的。我了解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洪老师就放下一切开始潜心研究功夫,他走南闯北寻师访友,坚强的毅力使得洪老师练就了一身硬本事。我不记得在哪里有这么一个记载,著名武术学者某某老师曾说过,过去的拳师和现在的拳师区别就在真功夫上,什么叫“功夫”,所谓“功夫”,就是你真的有功夫去琢磨去练,每天半小时,那叫“段练”身体,功夫是用时间“泡”出来的,所以,当年的孙禄堂每天要炼八个小时的“功”,孙剑云每天炼四个小时的“功”,我们现在人的练半小时能叫“功”吗?

  洪老师就是为了“功夫”放弃了很多。他说什么是“功夫”,在戳脚翻子的谱里明确记载“身不完不可言技”,什么是“身完”,身体的完整,这是练功夫的人常在嘴边上挂着的一句话,可这句话不是一个简单的身体要有“整劲儿”,这个“整”是要整个身体的完整:上下肢配合的完整、腰腿胯运动配合的完整、脚下发力和手上发力的协调完整、眼与手配合的协调完整、神与气运用的协调完整等等,故而身体不完整,你和人家谈论技艺那不是纸上谈兵吗?所以,洪老师非常注重拳法演练的身法和韵味、力道,他经常说:戳脚是用腿。用腿打人,腿就要灵活,小腿肚子上挂着五斤肉你抬得起来吗!所以,要经常炼丁桩(搬丁腿),这样身体不光有个拧裹劲儿,还能把小腿肚子练下去,变细,变轻。

  所以,洪老师“大肚子细腿儿”,那是有原因的,是功夫。气足肉精骨密身轻。每每洪老师教学生做示范时,那是难得的最好的一个视觉享受,在你眼睛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的瞬间,洪老师的腿已经放在你的眼前,一个古稀之人能把腿使得如此娴熟,有如此的速度和准确度,你能不相信他的功夫是炼出的,是长时期浸出来的。

  细腿!正是因为细腿,腿才有连续击打的条件和速度。看洪老师做示范真是一种享受吧!

  

  追求拳理的清晰苦读经书

  现代人往往对事物的追求没有以前的那样精深,什么都是“差不多,可以啦”。这也是90后或00后经常挂在嘴边的词儿,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的传统武术在社会的传承中显得力不从心。实际这里面饱含着洪老师对学习的一种心得和学识的广博。“小学学其事,大学明其理。”脱胎于传统儒学的典籍,作为一个习武之人继承中华传统文化是首要之举,“文不脱武,武不脱文,文武双全……”也是洪老师常常挂在嘴边的。

  一个人的修养离不开儒学,一个人的修炼离不开道学,儒释道是练武之人的综合修为。洪老师在习武之余主要精力都放在理论研究和经典学习上,在他休息的榻上总是翻看着一些和李塨有关的书籍。

  李塨作为戳脚翻子拳的主要传承者,他的思想不仅对戳脚翻子拳的传世有着重要的贡献,他的武学思想和理论对其他拳种也有很大的影响的贡献。特别是李塨的“拳的修养术”和“剑的修养术”更是现代习武之人必修的课程和理论,对于这些理论和典籍洪老师每每说起来如数家珍、侃侃而谈,如此这样熟记于心足以证明其平时对传统文化的学习和修为。

  特别是对李塨的研究,简直就着了迷一样。《李塨思想研究》《李塨传》等书被拆成碎片一样,洪老师每天都翻看经典、解惑除谜。他跟徒弟们写的理论知识和翻译的古拳谱的文字将近20万字,特别是对戳脚翻子拳的那十句拳诗的解读竟然达到两万多字,在国家的核心期刊发表一篇文章都达不到两万字,而洪老师为了让徒弟们熟悉了解掌握戳脚翻子拳这门传统的技艺,他不辞辛苦的写作着……

  

  追求传统的礼教尊师重义

  提起洪老师,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侍师十数载”就是赞誉洪老师侍奉师父吴斌楼的事迹,也有人说:人家洪老师能的吴斌楼的真传是因为洪老师始终侍奉在身边的原因。

  确实如此,戳脚翻子门有这样一句话“感情到了心传艺”,这不正是中国传统说的“要想学得会,得和师父睡”。你不了解师父形影不离怎能的师父的心传,中华传统文化的特征就是口传心授,这是和西方文化最大的差别。

  中华文化中孝道是第一位。在洪老师身上这“孝”字可谓是演绎的非常得体,暂不说当年洪老师是怎样侍奉他师父吴斌楼,单从九十年代开始,一九九九九年是吴斌楼先生诞辰100周年,洪老师和其他师兄弟们一起在什刹海体校为吴斌楼先生百年诞辰搞了一个隆重的纪念活动,同时在吴斌楼先生的老家修缮了吴先生的坟墓立了碑,时隔数年,洪老师始终惦念着吴斌楼先生的碑怎样了?坟地怎样了?当二零一六年初从吴先生老家来人告诉洪老师,吴斌楼先生的碑倒塌了,洪老师心中无比着急,立刻安排身边的徒弟开车去往河北蠡县西齐庄查看。当看到徒弟们带回的倒塌墓碑照片时,洪老师当时就嘴起大泡,眼睛里充满了红丝,沉静了片刻,洪老师果断地向徒弟们下达命令,洪门师徒集资修缮墓碑。

  经过半年多的筹备、磋商和修缮,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洪老师携徒四十余人分别乘坐十余辆车赶往蠡县西齐庄,当天天不作美,头车凌晨二点出发还勉强在天亮时赶到目的地,等后面车行进中大雾封路,所有人全部被赶下高速,在及其难走的乡间羊肠小道中,凭借着现代化的高端设备,如期赶到了西齐庄。洪老师带着一脸的疲倦,连口水都没喝就询问准备的情况,不放心又亲自去现场巡查了一遍,回到魏赞魁后人(当地的书记)家中,马上吩咐徒弟们赶紧准备,在吉时进行揭碑仪式。

  时针一秒一秒地转着,当指针指向预定的时间,洪老师一声令下,徒弟们和吴斌楼先生家乡的后人们按照预先安排好的队形,在八人大鼓的引领下,绕村一周,鸣锣开道,擂鼓助威,整齐的队服映衬飒爽英姿的小伙子们,大家在洪老师的带领下绕完村子直奔墓地。在墓地举行了隆重的揭碑仪式,北达作为司仪主持了仪式,洪老师率先在碑前举香行礼,鞠躬祭奠,徒儿们依次进行祭拜。晏礼中代表北京方吟诵了祭词,魏彦忠代表蠡县方吟诵了祭词。礼成后,洪老师又带领徒弟们和当地的武术爱好者一同演练从这里走到北京的拳种“戳脚翻子拳”,当地人看到洪老师的学生演练的拳术,纷纷竖起大拇指,连声道魏家、吴家的东西在北京啊!

  这次的修缮行动不仅得到了保定电视台的随访,而且在当地也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当地人称赞洪老师是吃水不忘挖井人啊!

  虽然,这只是一次小小的修缮活动,可给后人们的影响和,对社会的影响,它的社会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中华文化以孝为先,不懂得孝道的人是不能成大事的。

  洪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追求传统的礼教尊师重义的传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