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学生习作

被足尖演绎的中国故事 ——芭蕾舞剧《八女投江》的舞与情

发布日期:2017-11-16  

  第十五届文华大奖获奖剧目《八女投江》是由辽宁芭蕾舞团出品的中国原创芭蕾舞剧。于2017年3月14、15日两天作为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展演的参演剧目在北京天桥剧场再次上演。

  舞剧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东北抗日联军的八名年轻女战士为了祖国的领土不受侵略者的践踏,在面对敌人的逼降时誓死不屈,毅然走向滔滔江水,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英勇壮举。八女投江的英雄故事被中华儿女熟知,在此之前也有不少作品将其演绎,但芭蕾舞剧《八女投江》则是第一次通过芭蕾的表现方式,带领观众一同重温了那段历史,表达了对八位女英雄的深切缅怀。

  舞剧落幕,随着升降台的缓缓下落,八名女英雄坚定地目光像是要永远的定格在那一刻,而观众的泪水也随之下落,印刻在观众心中的不只是极富有风格性的舞蹈动作,也不只是在衣衫褴褛下依然优美坚定地芭蕾舞步,留予观众的还有那誓死抗争保卫祖国的爱国情怀,值得后世的我们永远铭记,传承。

  本文将从西方芭蕾舞演绎中国英雄故事和以女性视角刻画战争世界的角度出发,从动作语汇和表现手法两方面分析舞剧所带给观众的舞与情。

 

  一、用芭蕾演绎中国故事,用女性视角刻画战争世界

  用芭蕾演绎中国故事的舞剧在历史上出现过很多,《红色娘子军》就是伫立在每一位舞蹈人心中一座永远的丰碑。任何一部与之类似的舞剧问世后,大家便会不约而同的又想起那一部经典。

  《红色娘子军》不仅作为中国芭蕾艺术不再照搬西方芭蕾舞剧、而是结合自己的民族故事进行独立创作的标志,而且舞剧中塑造的吴清华这一女性角色,随着整部舞剧跌宕起伏的完整故事情节和独有特色的动作编创,展现出了鲜明的个性,加之在主角、配角、群舞(娘子军)出场时配以恰当且不同的背景音乐,表现出了娘子军们的英雄主义气质和爱国主义情怀,这无疑是作为女性题材红色舞剧的最大成功。

  而辽宁芭蕾舞团的原创舞剧《八女投江》虽与《红色娘子军》有着许多相同之处:都是同为女性题材的红色芭蕾舞剧,但其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比如相较《红色娘子军》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八女投江》却是另一个新的角度,即通过八位女战士的视角为观众展现抗日战争时期她们眼中的世界这样一个独特的女性视角,避免了直接生硬刻画战争的场面。

  舞剧分为序、两次密营、激战、西征、霜雪、尾声几大部分。我们可以看到战争的场面在作为以抗日战争为题材的整部舞剧中占有极少的篇幅,舞剧反而用大量的笔墨为观众展现的是战争背后的冷暖。除了硝烟和战场,八位年轻的女战士有着各自的青春与人生,她们有的与丈夫拥有美满的家庭和可爱的宝宝;有的是在父亲身边还未长大的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有的与恋人正在享受着美好而懵懂的爱情;有的离开遥远的家乡为了保卫祖国领土奉献着自己的力量;有的冷峻刚毅;有的大大咧咧性情直爽。

  以往我们听到“八女投江”,首先想到的是一个英雄团体,是一种精神,但是舞剧通过塑造一个个鲜明的人物身份和性格,通过分别展示这八位女战士眼中的战争世界,将八个女性角色恰如其分的展现在了舞台上。

  

二、民间舞与芭蕾相融合——舞出民族特色

  《八女投江》在动作语汇上给观众带来了惊喜,那便是将东北秧歌和朝鲜舞拿进了芭蕾舞剧中。在笔者看来,这与芭蕾舞剧中的性格舞相似,同是极具风格性的民间舞蹈,但经过加工提炼和融合后,都在看似被芭蕾同化的同时,也在一招一式中表现着各自本身的张力。

  当“接地气”的东北秧歌与“高大上”的芭蕾在一起化合反应后,为观众带来的效果的确是惊喜大于惊讶。看着舞台上穿着足尖鞋但身体却随着鼓点踩在板上,扭在腰上的演员们,听着熟悉又亲切的阵阵唢呐曲调,一时觉得亲切无比。舞台上一对对的红手绢一时提亮了原本阴沉昏暗的“密营”,让观众瞬间感受到了当时百姓们的真实生活状态,虽面对着残酷的战争,但心中也始终坚信着坚强而伟大的中华民族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能够浴火重生。

  值得一提的是,东北秧歌舞段在整场舞剧中出现两次,但两次的情感基调与编导要表达的内涵却完全不同:前者是热烈欢快表达积极向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伴随着一阵锣、鼓、唢呐奏出的热烈而欢快、谐趣而颠浪的曲调,演员们由原本芭蕾的体态和舞姿转而随着这明快富有弹性的鼓点舞动,欢腾的音乐搭配跳跃的舞步,全体演员手拿手绢花共舞的热闹场面生动展现了抗联篝火联欢的热烈气氛。

  而东北秧歌的第二次出现则与第一次完全相反,同样是阵阵唢呐、锣鼓,但却已不是昔日的那幅欢腾的样子,转而奏出低沉、哀啭的曲调,交代了父亲已经无法被成功医治的无奈,手绢花再一次出现在父亲和女儿的手中,代表的却是对往日美好时光的眷恋,悲壮沉重的基调搭配依然努力舞动的秧歌舞步,反衬出了父女间天人永别的悲痛。

  不难发现,整场舞剧中除了最为直观的戏剧“表演”能直击观众心底,与芭蕾融合后赋有民族特色的民间舞舞段也十分容易与观众达到情感上的共鸣。欣喜于编导这样一种大胆的尝试,让舞剧的动作语汇不再单薄乏味,反而惊喜横生。

 

  三、以亲情、爱情为主线——升华大爱情怀

  如果说舞剧独特的女性视角避免了直接生硬刻画战争的场景,那么舞剧运用的亲情与爱情两个情感主线的表现手法便是避免上演巨幅战争场面的渠道。舞剧并没有用观众惯性思维中战争时期发生的完整故事作为剧情,也并没有将八女投江当做一个故事去讲述,而是将这则英雄故事当成一种精神去通过人们最容易感受到的亲情与爱情,传达给每一位观众。

  由辽宁芭蕾舞团的优秀芭蕾舞演员于川雅饰演的女英雄冷云,作为一名指导员不得不带领大家随军西征。可她的另一个身份也是一位刚刚出生的婴儿的母亲,血浓于水,面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可这位年轻的妈妈依然为了民族的兴亡而将亲情放在心底,毅然踏上保家卫国的路途。

  同样有优秀芭蕾舞演员张艺馨饰演的朝鲜族姑娘安顺福这一角色,她也曾在自己的家乡与家乡的人一同共耕犁、舞蹈,与心爱的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可战争带来的炮弹摧毁了她的家园,也将她在这世上的亲情与爱情一同埋入尘土之中。带着失去家人与爱人之痛,她来到抗日联军部队,献出了保卫祖国领土不受侵略者践踏的一份微弱力量。

  最给观众带来情感冲击的便是两个沉浸在美好爱情中的情侣,开始,他们一同吃苦积极抗日,转眼间,由辽宁芭蕾舞团优秀芭蕾舞演员吕蒙饰演的男战士却成为了丛林中的一名逃兵。

  面对心爱之人的叛变,年轻的女兵必须要在爱情与忠诚面前做出选择,举着长枪的女战士就这样直直将枪口朝向了落跑的男战士,看到这里,观众随着舞台上出现的真实存在的反面角色而带来的戏剧冲突愈发紧张,但是,随着一声枪响,随着漫天的霜雪,观众的眼泪也同舞台上这位年轻女战士的心一样,一同坠下…能有什么比亲手杀死自己心爱之人更痛苦更绝望的事情?可在国家兴亡、民族危难的面前,女战士还是选择了保卫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编导对这一情节的结局处理的相当之巧妙,编导并没有交代女战士是否真的打中了男战士,而是给观众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可在笔者看来,无论有没有打中,女战士的内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并将此赋予了行动中,无论男战士结局怎样,女战士已经在爱情与忠诚面前做出了选择…而女战士随后痛哭与悲痛的表演也自然而然的十分合理。

  编导通过一个又一个随着亲情与爱情两条情感主线交织出现的故事,升华了舞剧要传达给观众的为了祖国而抛弃一切的大爱情怀,也理所当然的创造出一段段单、双、群舞的可舞动机。同时也为最后八女投江的壮举做了情感铺垫,有了之前情感的不断推进和升华,结局反而以最为抒情平缓的方式作为结束,使观众在平静中感受到了最为强烈的震撼。

  舞剧《八女投江》作为抗日战争题材的舞剧,以独特的视角和除了程式化的芭蕾动作之外新颖的舞蹈动作语汇,带领观众一同体味了舞剧带给观众的舞与情,重温了八十年前的英雄壮举。虽然在表现的过程中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如亲情和爱情的情感主线太过交错复杂、冷云的独白舞段过于重复拖沓、音乐一直保持在抒情的基调上容易让观众产生疲劳等。但作为用足尖演绎中国英雄壮举的原创芭蕾舞剧,已经足以被观众认可,足以不断地在剧场里继续演下去,让更多的人通过这部舞剧去了解、重温那段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

  (北京舞蹈学院人文学院舞蹈学系 袁明谦)